九号公馆招聘:日薪1500-3000,店内直招,无中介费,无服装费等任何费用,免费提供住宿,外地报销机票(火车票)
热点资讯:
上海夜场模特
模特招聘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招聘专栏 > 模特招聘 >

夜场模特 你不知道的内幕

更新时间::2017-04-13 11:30:20

   

在迷幻灯光中,身着性感服装,用夸张的肢体语言撩拨现场每一个人心中的欲火。不到一平方米的舞台成为了这些酒吧领舞者的生存世界。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大多只有初中或小学文化,背景不同,年龄各异,为了各自的目的,他们在黑暗中抛弃了自尊。这些舞男舞女是什么样的生存状态?他们的内心世界又是如何?日前,记者探秘了这些夜场模特背后的内幕。
  符小彬:
  不敢奢求爱情
  符小彬在酒吧做舞男已经有两年多。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很阳光,让人无法联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酒吧舞台上那个性感猛男。
  一个月前,我曾在酒吧看过符小彬的表演。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味、汗味和说不出的怪味,仅穿一条内裤的符小彬与两位性感美女,在强烈的音乐节拍中贴面对舞,还不时用上皮鞭、铁链、椅子等道具,两个人不时做出大胆张狂的动作,用身体将彼此的欲望纠缠在一起。随着音乐节拍加速,性感美女薄薄的衣衫,在符小彬熟练的动作下随之剥落,这时舞台成为了他们演绎生活的平台。符小彬告诉记者,他现在已经不跳这种艳舞了,改跳钢管舞。
  停不下赚钱的脚步
  符小彬学的是旅游,毕业那年海南的旅游市场不是很景气,很难找到一份令他满意的工作。符小彬的家在乐东县的一个小山村,父母都是农民。当年符小彬读书的钱都是父母跟亲戚借来的。为了还债,符小彬做过服务员、潜水教练等工作,但是那一点点可怜的薪水对于债台高垒的家境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符小彬告诉记者,他小时候就非常喜欢跳舞,学校的文艺演出每次都少不了他。符小彬的舞蹈跳得很棒,同学都以为他受过舞蹈培训,其实只是天赋而已。一次偶然让符小彬走进了酒吧领舞者这个行业。“有一天,我跟朋友去酒吧玩,被朋友推上舞台跳舞,不巧就被酒吧老板看中了。
  “一开始是跳群舞,后来老板让我一个人跳,并且动作要性感、张狂。最初的时候,我很害怕碰到熟人或者同学,那样会很尴尬。但后来也想开了,毕竟这个职业收入很丰厚,像我们这样家庭背景的人,谁在这个年龄会有这样的收入?其实我心里也很清楚,我们干这行吃的是青春饭,所以要趁着年轻时多赚一些,为以后打算。”符小彬说。
  符小彬告记者,在酒吧跳了几年舞,现在他的身体很虚弱。“酒吧里浑浊的空气让人呼吸后觉得很难受,每晚回到家,我的鼻孔都是黑黑的,由于常年晚睡,我患了很严重的失眠症。”符小彬说,他不能放弃这个职业,家里正在盖房急需用钱,他今年已经给家里寄了8万元,上个月他还给在广州打工的哥哥汇了2000元,妹妹上学也需要钱,他没办法停下来。符小彬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多挣些钱给哥哥结婚用,另外,他想给买一台农用车给哥哥开,这样哥哥就不用到省外打工受罪了。
  拒绝富婆包养
  在这个圈里,跳钢管舞或艳舞的男性不是很多,所以待遇方面相对比女性领舞者好一些。符小彬告诉记者,现在他每天晚上跳3场,每场大概四五分钟,从晚上10点半开始,一直到12点结束,一天能挣350元,一个月下来就有上万元收入。入行两年多来,符小彬把全国各地跑了个遍,“干这行非常现实,哪挣钱多就往哪里去。”
  这行还打算干多久,符小彬心里也没有确切的打算,他叹了口气淡淡地说:“可能再干两年吧,因为这行丰厚的收入实在是一种很大的诱惑。”符小彬现在谈了个女朋友,他们是在酒吧认识的,她跟他从事同样的职业。可是对于爱情的归宿,符小彬似乎没有信心。“我对这份感情从不敢抱有任何奢望,干我们这行的女孩都很现实,因为她见的有钱人实在太多了。另外,自己还要经常要忍受她陪客人喝酒的痛苦,如果不让她干,她就会说那你给我钱啊,这一下我就没话说了。一想到结婚我挺害怕的,我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找未来的妻子,但找别人的话,她要是知道了我的职业可能会瞧不起我,现在我心里矛盾得很。”
  “干我们这行,别人休闲时,我们却在工作,压力不是来自工作强度,而是心理。”符小彬告诉记者,为了缓解心理失衡,在平日的生活中,他更喜欢用做饭、游泳来调解自己。
  “曾经有一个富婆想包养我,但被我拒绝了,我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复杂。”符小彬说。
  菲儿:
  做舞女遭男友家人嫌弃
  记者来到新贵族私人娱乐会所时,显露性感身段的菲儿正在舞台上手握钢管随着音乐节拍舞动着。
  四川女孩菲儿是那种很开朗率直的女孩。与众多选择这个行业的人不同,菲儿做这行纯粹是因为这份工作比较自由,菲儿在这行算是老江湖了,她已经干了四五年。菲儿在四川读大学时学的是舞蹈专业,毕业后,条件优秀的菲儿进了当地一家歌舞团,可那种事业单位的歌舞团什么事情都是论资排辈,就算你再优秀,也得拉关系论资历。菲儿累了,倦了,就辞了工作。后来经朋友介绍,她到酒吧做了一名舞女,虽然逃不过世俗的眼光,但每天晚上不到半个小时的工作,就能换来比歌舞团高几倍的收入,菲儿很满足。
  菲儿说,几年下来,她是边走边跳边爱。菲儿的男朋友是在读大学时谈的,感情一直很好,男朋友的工作换了好几个城市,菲儿都一直跟着他,就这样他们来到了海南。男朋友对菲儿从事的职业也很理解。但是男朋友家人得知菲儿是酒吧的舞女后,极力反对他们的婚事。菲儿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社会上有些人对我们这个行业的歧视,主要是一小部分同行不检点的行为导致的。”
  张玲:
  没有一个知心朋友
  张玲是属于在酒吧里长得漂亮身材又姣好的那种女孩。见面的时候,她已经下了班。她摘去华丽的面具,素面朝天地出现在记者的面前。她的面色有些苍白,眉目间带着淡淡的忧愁。坐在她的对面,记者看到了她手臂上的刀痕,还有被烟头烫伤的痕迹。
  为帮父亲还赌债做舞女
  张玲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父亲开了一家公司,母亲是一位贤妻良母。但不知道从哪天起,张玲的父亲迷恋上了赌博,本来感情很好的父母开始了争吵,而随着父亲对赌博越陷越深,父母争吵也不断升级。后来,张玲的父亲因为赌博输掉了公司,也输去了他们曾经安居乐业的房子。那一年,张玲才15岁。
  家里的经济来源没了,母亲整天以泪洗面。那时候,张玲真的希望自己快点长大,为家里分担些压力。后来,张玲听说在酒吧做舞女挣钱快,她动心了。“现在已经跳了一年多,但都不敢让家里人知道,害怕母亲伤心。”张玲说。
  为了还父亲欠下的赌债,张玲一家现在挤在一间租金才200多元的小屋里,过着与过去天壤之别的日子。
  不肯陪酒遭毒打
  在酒吧跳舞,要应对很多方面的事情。张玲有迷人的姿色,总会引来一些想占便宜的客人。“让你陪酒不说,有时候还要顺手摸一把。”让张玲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酒吧里来了一群人,让她陪酒,由于身体不舒服,她没有去,这伙人觉得她不给面子,直接把她从舞台上揪了下来,扇了几巴掌,还对她做了许多下流的动作。那一次遭遇让张玲差点自杀,但是她最后还是舍不下母亲。“我走了,妈妈怎么办?”
  每走一步,都让张玲觉得这个社会太现实,太残酷,所以她要拼命地赚钱,只有有了钱,这一切才能得到好转。对于做舞女所受的委屈,张玲指指手臂上的伤痕,说:“这就是缓解的方式——自虐。自从到酒吧跳舞后,张玲就不上学了,原来相好的同学,都觉得她干这行很乱,不再跟她联系了。张玲说:“身边没有一个知心朋友,有时候实在太压抑了,我只能用自虐这种方式缓解心情的不快。”

他们所经历的的这些事情受到的侮辱在上海夜场是不存在的!我们是正规夜店娱乐场所承诺在工作过程中绝对无任何色清及违法等工作事项.安全问题可以保证。工作过程中绝对不会强迫职员饮酒!欢迎大家前来应聘!

文章来源: 上海夜场招聘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地址:上海九号公馆  联系人:李经理  电话:18657435555   微信:18657435555
版权所有:上海九号公馆夜场招聘网  技术支持:星辉传媒

网警